当前位置:主页 > 图文资讯 >

白鹿原性内容描写情节 被老男人开苞

  在白鹿原当中,有很多性的描写。在小说中郭举人主人公的第一个男人,因此这个已经年过花甲的老男人,就是第一个给他开苞的人。而她在郭举人家中,只能算是一个奴隶,每个月要陪男主人睡觉,还要在家做家务,洗衣服。

  十分不解的是,田小娥的父亲田秀才怎么会把自己花朵一样的女儿许配给一个老头子做小,或许是因为郭举人家大业大的财势诱惑不可抗拒吧!但无论如何,这个举动是他毁灭自己女儿的一个关键性动作。当时的情况书中未做交代,无所得知,所以我就一直可以不需任何因由的看不起这个田秀才。
白鹿原1

  除了这些外人知道的活计,田小娥还负责一项让人瞠目结舌的工作:给举人大老爷“泡枣”。用她青春的身体和女人的汁液泡枣。如此看来,田小娥在郭举人家真的如她自己所说:连条狗都不如!在别人眼里她几乎算不上一个人,只是一个工具,怎么使用全凭主人心思。

  这种不如狗的日子其实也能够过的波澜不惊,如果那个年轻挺拔的小长工黑娃不出现的话。

  黑娃来到郭举人家做工时还是个懵懂少年。他对其他两位长工所说的四香:“头茬子苜蓿二淋子醋,姑娘的舌头腊汁肉”不能够理解,他认为其它三香自然是“香死个人了”,但姑娘的舌头能有啥香?可就是这个蒙蒙怔怔的黑娃,使田小娥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直到她一丝不挂的被人刺死在烂窑土炕边的时候,她可曾后悔过这条路?我想没有,这是她这一生中唯一一条自己选择的路,唯一一个自己选择的男人。
白鹿原2

  她开启了黑娃,帮他揭开蒙在心上的一层薄纱,黑娃从此明白了姑娘的舌头因何香的不得了!

  短暂的欢愉之后是几乎毁灭性的灾难。小娥被休回娘家,从此烙上了淫荡无耻的罪名----这个罪名追踪着她有些短暂的一生一世里,无路可逃。黑娃从举人老爷手中死里逃生后,竟然误打误撞被雇进了田秀才家,小娥端出饭来看到的新长工竟是黑娃,她惊讶惊喜委屈伤心百味陈杂的脸色骤变,几乎失手丢了端饭的木盘。黑娃忙低下了头,只在心里说,她瘦了,瘦的叫人心疼!

  娶到这个被休回娘家,娘家也拿着当一堆狗屎一样看待的烂女人是不需要费多大力气的。田小娥就这样被黑娃“捡”回了家。走出村口,他们拥在一起痛哭失声。这些眼泪,是不能够用语言来表达清楚的。天大的苦楚委屈和险境只为了一个字:爱。已经值了!

  回到白鹿原后,公公鹿三被这个儿媳的来历惊得晕厥在地,拒不许进入家门。族长白嘉轩也不许“这号烂货”进祠堂拜祖宗。千辛万苦得在一起却还是无家可归。倔强的黑娃领着小娥在村东头一孔破窑里安下了家。这是田小娥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日子。“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对两个苦命人来说,这难道不就是神仙眷侣的生活吗?
白鹿原3

  田小娥为救黑娃找到鹿子霖求情,却被这个俊俏风流又掌有一定权势的中年男人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说。

  小娥叹息一声,随即屈从了----为了她的男人黑娃。或许她也考虑到自己的名声已经如此,倒不如烂到底换所爱的人一条生路吧。不管她想过什么,没有想过什么,她是确确实实和鹿子霖滚到了破窑的火炕上,从此开始了一种真正放荡的生活。鹿子霖给了她潇洒倜傥的权势男人的魅力,和银元粮食口腹之需的踏实。
白鹿原4

  小娥的生命中从此又多了一个男人,这也许是给予他最多的一个男人,也是最疼惜她的一个男人。

  这个族人眼中无比威严的族长继承人,在田小娥的威胁下被迫就范,却从此再也离不开这个冤家。在田小娥心中,她最亏欠的就是这个文静的有些文弱的单薄书生。是她把他从继任族长的位子上拉下来被别人踩在了脚下。是她把他的八亩土地一拢房屋用灵巧纤细的手指捻成一个个烟泡,再和他一起吸进欲仙欲死的一缕缕青烟。

  而这个放荡的,能够为爱不顾一切的“窑里那个货”,她一生的感情纠葛只凝结成一个解不开的疑问调侃着世人:爱,究竟是舍弃,还是被舍弃


 

· 白鹿原田小娥和白孝文激情描写 ·

《白鹿原》电视剧中,田小娥和白孝文之间的关系都很复杂。总的来说,田小娥勾引白孝文是有目的的,主要是为了攻击白孝文的父亲白嘉轩。白孝文一边摆脱不了父亲的儒家思想教育,另一方面又抵挡不了田小娥对自己的诱惑。最后身体欲望战胜儒家思想,沉沦在与田小娥的肉体中。

白鹿原田小娥和白孝文激情描写

孝文在盲目的慌乱和撕扯不完的羞怯中初尝了那种神奇的滋味,大为震惊,男人和女人之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哇!这种秘密一经戳破,孝文觉得正是在焚毁的那一刻长成大人了。他静静地躺着,没有多大工夫,那种初尝的诱惑又骚动起来,他再不需她的导引暗示而自行出击了。他不一而足,反复享受,一次比一次更从容,一次比一次的结果更美好。他终于安静下来对她说:“这样好这么嫽的事,你前三天为啥不早说哩?”她已缠绵得难以开口,只是呢喃着贴紧他的身子……第二天晚上吃罢夜饭,孝文向婆(奶奶)问了安就回到自己的厢房,脱鞋上炕。新媳妇说:“你今黑不念书了?”他听出她揶揄的话味也不管了,抱住她的脖子贴着她的耳朵说:“我想日你。快!”

在电视剧《白鹿原》中,田小娥为了救黑娃向鹿子霖求情,却被鹿子霖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说。田小娥为了她的男人黑娃,同意她和鹿子霖滚到了破窑的火炕上,从此开始了一种真正放荡的生活。

事后,鹿子霖给了她潇洒倜傥的权势男人的魅力,和银元粮食口腹之需的踏实。她爱没爱过鹿子霖也许自己也不得而知,或者那就是爱吧?又或者只是需要?毕竟,窘迫的她需要粮食的周济,寂寞的她需要男人怀抱的温暖。


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互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www.ytsfc.com All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合作|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