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卡的时候请在直播框左侧换一下线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阅读镣铐束缚 丽柜美束 被绑住的美女.......的正文
文章详情

镣铐束缚 丽柜美束 被绑住的美女.......

ad300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在我犯案的八十年代,正值国内严打刑事犯罪的高潮期。犯罪嫌疑人(我接触过的)被抓捕、审讯时受到殴打、刑讯逼供几乎是一种普遍现象。我也没能例外,在便衣女刑警抓捕时,因为我负隅顽抗而被她打倒在地。人固有的本能促使我要站起来,可是刚撅起一尺多高的屁股,就被她重重的一脚踹了个狗抢屎。顿时我脸上的突出部位,额头、鼻子、颧骨都抢在了松软的土地上(幸亏不是坚硬的路面),轻微的擦破点皮,一只鼻孔流了血,嘴巴啃了不少泥土,被牙齿嗑破出了血的下嘴唇,也肿了起来。我又接二连三的爬了几次,可是,一次次都被她一脚重于一脚的踢趴下。当我再一次爬离地面时,她那只沉重的脚乌黑锃亮的皮靴,牢牢的踩在了我的后背上部,象块巨石压得我喘不上气来。接着我的右臂被她反扭到后背,别在她小腿前的脚面上。我拼命的挣扎了一下,她的脚也随之稍一加力,顿时,我的右肩关节、肘关节就象脱了臼,疼痛难忍。据说这着叫‘单脚制敌’。 至此,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我,完全丧失了反抗和挣扎的能力,被牢牢的制服了。侧脸紧贴地面的我,恐惧的看着垂落下来的黑色小绳,警花姑娘从容娴熟的捆绑了我。
 
想知道我被女警捆绑是啥滋味?那我告诉你:吃饭送不到嘴,拉屎揩不着腚。真的,是真的! 持续了几个小时的审讯结果,她们很不满意。于是决定加大力度给我上手段,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当两个警花姑娘给我拿下手铐,缠上绑绳,我才明白,原来上手段就是要捆绑我。绑就绑吧,无所谓,那天抓我时不就是绑来的吗? 可结果这次是绑的紧、勒的狠、倒剪的双手吊到脖后,都能摸到耳朵。顿时我被勒得浑身打颤,骨头折了一样,肌肉从骨头上撕裂下来,毛细血管绷断,豆大的汗珠从抽搐的脸上滴落下来。 十多分钟后,极度的捆绑就勒得我不由自主的把头磕在地上,哀求着松绑。 “抬起头来,老实交代你的罪行。” 桌案上射来的强烈灯光,象一张法网,笼罩着跪在网中的我。 我颤抖着抬起头,惶恐的看着声色俱厉的女警官。战战兢兢的供述了我和同案犯抢劫强奸犯罪的详细过程。

 
我疲惫的躺在拘押室的地铺上,缓慢的活动着跪得酸疼的俩腿和紫青色的膝盖。心有余悸的看着松了五花大绑的胳膊,一圈圈深凹的绳痕,肌肉凸起,乌青发紫,肿胀麻木,锁骨和手腕血渍斑斑,失去知觉的臂膀不能随心所动,手指伸不直也合不拢,没了握力攥不成拳头。从此几个月,吃饭时拿不住筷子,使用小勺也要经常脱手。甚至有几天拉屎都够不着揩腚。 此时我才真正领教了五花大绑的厉害,难怪再凶悍、再强壮的罪犯都会‘谈绳色变’害怕警绳捆绑。 
 
警车疾速奔驰在蜿蜒的公路上。我被绑着押解绳,坐在警车后部只有两、三平米的囚笼里,隔着不锈钢栅栏,看着前面押解我的三女一男谈笑风生。天已过了晌午,我不知道她们要把我押到哪里去? 忽然,那个三十来岁被称为蓝科长的漂亮女人,从栅栏外递给我一个面包一瓶水,我看着她那渗人的大墨镜,颤抖着双手接了过来,放在蜷起的膝盖上吞嚼起来。本想喝点水,可是昨晚被绑得失去知觉的手指,怎么也拧不开瓶盖。 “拿来,我给你拧。看样子昨天这一绳勒的不轻呵,谁给你绑的。”年轻的小男警嘲笑我说。 我偷偷的看看捆绑我的小警花,笔挺的橄榄绿新警服,警裙,挺拔的身姿,乳峰凸起,大沿帽下娇嫩欲滴的脸庞,透露着冷艳逼人的英气。我畏惧的低下了头。 “抬头喝水。”英俊威武的小警察透过栅栏把开了盖的水瓶放进了我的嘴里。 “小李,还没实习捆绑术吧,今晚抓捕行动你就和柳儿一组,和小师妹比比抓捕、捆绑的实战能力。看谁抓的多,绑的好。哈哈哈。” 说笑的姑娘青春靓丽,俊俏姣美,听得出她的笑声中蕴藏着一种令人望而畏的威严。她就是把我打得鼻青脸肿,抓捕归案的女刑警夏雨荷。 
 
我一定向小师妹好好的讨教喽。”青年男警附和着说。 “是啊,昨天柳儿出手不凡。说说这次实习有什么体会?”蓝科长也笑着凑趣过来。 “ 哈,哈,你们怎么都拿我打起趣来,昨天我是第一次捆绑犯人,紧张的心砰砰直跳。恐怕绑不紧。但是听了夏师姐的指点,我就镇静下来了。我是人民卫士,国家的执法者。我要把这个可恶的强奸犯牢牢的绑在耻辱柱上,为受害的姐妹申张正义。”小警花说完,又是一阵咯、咯、咯清脆的笑声。 这笑声给了我极大的羞 辱和强烈的震慑。 警车在沉沉的夜色中停在了小镇上。 我蹲在吉泰镇派出所办公室的墙角里,看着蓝科长和派出所长部署着抓捕我的同案犯。 人们在静静的等候着。“现在是十一点,开始行动。”蓝科长一声令下。 我被押解着逐一指认了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王大亨的住所。 抓捕行动非常顺利,不到一小时,我的同案犯们就被擒拿落网了,而且还多抓了个防碍抓捕的曲春晖(曲胜利的父亲)。 清晨,吃过早饭,蓝科长一行人告别了吉泰镇派出所的干警们,押解着我和同案犯们踏上了胜利的归程。 警车后部狭小的囚笼里,虽然增加了四个人,倒也不算拥挤。 
 
我看着赤身裸背(穿着小裤衩)五花大绑的曲胜利、曲胜军,心里很不是滋味,是我出卖了他们。王大亨还好毕竟穿着长裤、背心。我们四个昔日凶悍的罪犯此时落入法网,绳捆索绑,面面相觑都畏惧的低下了头。 我窥视着栅栏外的警花们,谈笑依旧,四只洁净的可乐瓶碰撞在一起,庆贺着抓捕成功。 又值夜色茫茫,警车穿越着灯火辉煌的省城。 公安局办公楼门前,四个男女迎侯着抓捕罪犯凯旋而归的警花们。 我和同案犯们被押进了一个挂着‘1.25专案组'牌子的办公室,并排蹲在了墙边上。地中间两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洁净的餐具和高脚酒杯,中间放着一瓶F1赛车冠军喷洒的玛姆红带香槟和一瓶容量3000ML的酩悦香槟。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公安端起酒杯:“来我先把两位同志介绍一下,本着中央公检法联合办案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精神。有关部门,检察院派来负责批捕、起诉的检察官刁萍科长,中级法院派来的刑审二庭庭长吴琼法官。欢迎二位的到来,干杯! 第二杯,祝贺1.25专案组破案成功,捕获全部案犯......。 早已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的我,窥视着频频举杯的执法官们,丰盛的菜肴,殷红的美酒。可此时我是被五花大绑的罪犯......。 
 
看着和我一样,一天水米没打牙的难友同案犯,低垂着头,汗水从恐惧、抽搐的脸上流淌下来,冲洗着作案犯罪时的狰狞面目。 “欢迎检察官、法官姐妹前来联手办案,严打罪犯。干杯!” “祝贺警花姐妹破获大案,擒拿罪犯,绳之以法。干杯!” 五位漂亮 的美女执法官,相互敬酒,洁净的大酒杯一次次的碰撞着。 我的头垂得更低了,蹲得麻木的双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此时,同案犯们可能和我一样,都在胆战心惊的盘算着,那个年轻美貌,神色威严的女法官会判我什么罪?抢劫强奸犯,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立即执行?缓期执行......? 几天后,我绳痕累累的胳膊,再次被黑色的警绳捆上了五花大绑。 审讯室内,宽大的写字台后,娇嫩欲滴,冷艳逼人的小警花柳儿,无领无袖的真丝花汗衫裹着细腻白皙的酮体,凸起的双峰,微露着乳沟。 “刘二有,向前两步走,跪下。”小警花声色俱厉的勒令,吓得我连忙低下头,畏惧的跪了下去。 “刘二有,抬起头,老实交代你隐瞒的罪行。你的同案犯揭发你还有好多罪行没交代?”  
 
 
       五花大绑的我,背缚着罪证大瓶子。在夏雨荷与女民警的押解下走进了乡汽车站。顿时招徕过往旅客的驻足围观,人们象是进了动物园,好奇的看着我这只被绳捆索绑的黑瞎子[狗熊]和年轻貌美的驯兽女郎[夏雨荷]。
      虽然大客车上的旅客并不多,可姑娘却不准我坐在空位上,而是命令我坐在她眼前的地板上。经过两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县城火车站。
      我蹲在火车站公安值班室的墙角里,焦躁的等候着火车的到来。押解我的姑娘----省城女刑警,坐在沙发里喝着茶水,看着报纸和值班民警聊着天。
      一个多小时后,我被姑娘押着上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能睡觉的卧铺车。可是我这个被五花大绑押解归案的罪犯,只能看看而已。
     果然,列车启动运行后,女列车员打开了厕所门,我被夏雨荷推了进去,栓在车窗的铁栅栏上。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8]
      列车在飞速的行驶着,我低垂着头,呆板的站立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门开了,是女列车员、夏雨荷还有一个男乘警,他们把我押到车门口,夏雨荷给我拿下背负的瓶子,松了小臂上绑绳,再把肘部以上大臂绑紧,让我坐在了地上。
      女列车员把一个面包和大水瓶子放在了面前,我抬起头畏惧的看看夏雨荷,用勉强可以活动的小臂,颤抖的手抓起了面包,这是早六点到现在十二个小时里第一次吃东西,干渴的嗓子噎得我好难受。于是我放下了面包,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令我恐惧不安的大瓶子。
 
      天渐渐的黑了,列车进入了夜间运行。我被夏雨荷戴上了乘警留下的手铐,小警绳把我栓在了拉手上,我即站不起来也转不回身。所幸的是她没把大瓶子塞进绑绳里。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车厢内,悠扬悦耳的音乐,把人们带入了新的一天。而我此时正在接受省城女刑警新的五花大绑,令我恐惧的大瓶子,又把绑缚我的警绳撑得紧上加紧。
      娇美的女刑警看看玉腕上的金壳手表,从旅行箱里拿出砖头似的大哥大,拨通号码,向她的上级报告潜逃三年的抢劫强奸犯已被擒拿归案,押回省城。
      列车正点停靠在月台上,五花大绑的我第一个走出了车厢。两个戴着太阳镜的时髦女郎,一拥而上和我身后的女刑警,欢呼着拥抱在一起。
      我被她们押解着走出地下通道,站在了一台崭新的高级豪华轿车车后,随着后备箱的开启,一个清脆的女声严厉的命令我:“进去。”
     我胆却的回头看看三个靓丽而威严的姑娘,在围观旅客‘进去、进去’的嘲讽声中,惶恐的抬起腿迈了进去。还没等我卷缩身躯躺下,嘭的一声,后备箱盖打在头上,把我压了进去。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10]
      卷缩在黑暗的箱体中,强烈的压抑令我感到窒息,豆大的汗珠,象一条条柔软的小虫,爬来滚去。生平第一次‘坐轿车’竟是如此的痛苦和耻辱。
     车终于停了下来,当箱盖徐徐开启,我看到了好多人团团的围在车后,一台台摄像机对准了我。人群中我看见省城女刑警----夏雨荷手捧鲜花,绽放着灿烂的笑容,那两个时髦女郎簇拥在左右。当我走过她面前时,耻辱的头垂得更低了。
 
      九百公里的行程,二十四小时的捆绑押解,我疲惫的瘫倒在公安局拘押室的地铺上。木然的看着乌青发紫的胳膊,一道道深邃的绳痕,胆颤心惊的等候着法律的惩罚。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两天后,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被押进了审讯室,宽大的审讯桌后坐着缉拿我归案的女刑警夏雨荷,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青春美少妇,被称谓蓝科长。侧面坐着一个亭亭玉立、翠嫩欲滴,名叫柳儿的小姑娘。作着笔录。
      “蹲下,抬起头。你的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家庭住址。”              “我叫刘二有,男、三十一岁、农民,家住凤山县凤鸣乡柳林村。”
      “刘二有,老实交代你们抢劫烟酒专卖店的犯罪过程?”
      我看看不怒而威的蓝科长,再看看让我望而生畏的夏雨荷,胆却的编造个假口供,把主要的严重罪行都推在了同伙曲胜利、曲胜军身上。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刘二有,你不老实,胆敢编造假口供欺骗政府。这两个啤酒瓶上都有你的指纹,强奸老板娘的残留物和你的dna也比对无误,你敢不低头认罪。柳儿,把他绑了。”蓝科长声色俱厉的训斥了我。
      柳儿、夏雨荷两个姑娘把我摁跪地上,小警绳搭在脖后,经前腋下向后紧紧的缠绕在胳膊上,大臂三圈小臂两圈,倒剪双臂,把手腕一反一正紧紧绑住。柳儿,把余绳上穿脖后预留绳套,用力下拉,把我的双手高高的吊到脖后,绑住。余绳再把脖颈缠绕一圈,松紧适度绑好。
顿时我被勒得浑身发颤,汗流浃背,觉得骨头断裂、肌肉拉伤、毛细血管勒折。极度的捆绑疼痛,迫使我不由自主的哀叫、磕头求饶:“政府,我认罪,我是强奸犯,我说,我全交代。”
       .......那天是我把老板打倒在地上,堵上嘴绑了起来,还把啤酒瓶塞进他的肛门里。老板娘是曲胜利绑的,也是他先强奸的,然后是我强奸的,老板娘阴道里的啤酒瓶是曲胜军塞的。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13]
       “报告政府,我都说了,快给我松绑饶了我吧。”说着,我把头磕在洁净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
        “刘二有,抬起头来,你看这个就是插进老板娘阴道里的瓶子,这上面只有你的指纹而没有其他人的指纹,你还敢狡辩抵赖,嫁祸给别人吗?”
      我抬头扬脸看着蓝科长手里的啤酒瓶,正与她那灼人的目光相撞,顿时吓得我忙不迭的磕起头:“瓶子是曲胜军带手套插的,我说插的不深,就把瓶子又往里插了点。”
说完,我把头顶在了光滑的地面上,再也不敢抬头哀求姑娘松绑了。
 
     “刘二有,二曲是哪里人,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我看着转换了问题的夏雨荷,她那鄙夷的目光,强烈的震慑着我。我畏惧的垂下了头:“曲胜利、曲胜军是吉泰县曲家乡的人,哪个村的我不知道。我们有二年没联系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干啥。”
      你们在一起还犯过啥罪?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女警的残酷审讯,彻底击溃了我顽固抗拒的心理防线,诚惶诚恐的供认了所有罪行:“......我们轮奸了老板娘,每人分了一千多元钱,我把自己带去的提包装满了烟和酒。当晚畏罪潜逃离开了省城。”
      后来,我们在吉泰县周边盗窃过工厂、商店、居民住宅和农民的耕牛......
 
    我详细的交代完所有罪行,已经是午夜时分。我依然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窥视着满怀胜利喜悦的美女警花,举起高脚杯碰撞在一起,‘干杯’,庆祝审讯成功。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15]
       四个多小时的残酷审讯终于结束了。我疲惫不堪的躺在拘押室的地铺上,缓慢的活动着跪得酸痛的两腿、紫青色的膝盖。心有余悸的看着松了五花大绑的胳膊,一圈圈深凹的绳痕,象莲藕一样,乌青发紫,肿胀麻木,手腕和锁骨上还渗着丝丝血渍。失去知觉的俩手,没有了握力攥不上拳头。此后两个多月,吃饭时都拿不住筷子,使用小勺也会经常脱手。甚至有几天拉屎都够不着揩腚。哦,这短裤啥时候尿得湿漉漉的一片。这可能是我的恶行受到了恶报,上帝派来的天使-----警花姑娘,严厉的惩罚我了的罪恶。
 
       二十多天后,两个年轻的小警察再一次把我五花大绑,押进了审讯室。我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走到审讯桌前。
       “跪下。”在夏雨荷的严厉的勒令下,我机械的跪下了负罪的膝盖。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稍顷,又有两个人被押了进来,眼角的余光看见跪在我两边的竟然是曲胜利和曲胜军,他们和我一样,小警绳五花大绑紧紧的捆着,惶恐的垂着头。
    “刘二有、曲胜利、曲胜军,你们三个是同案犯,但审讯的口供却不一致。你们相互推诿罪责,隐瞒自己的罪行。现在你们当堂对质,谁是犯罪的主谋?是谁给老板娘插的啤酒瓶?你们每个人都抢了多少赃物?”
      我惶恐的看看坐在大堂上的美女警官,夏雨荷秀气威严,让我望而生畏。不怒而威的蓝科长,神色充满了对罪犯的憎恶和鄙夷,那灼人的目光逼得我,连忙低下了头:“报告政府,抢劫犯罪,曲胜利是主谋,他给我俩分的工,我捆绑老板时,还抢了他的手表......。
     说完,我环顾左右,看看同案犯,我们三个五大三粗的男爷们,耻辱的跪在两个美女警官面前,惶恐的供述出各自不可饶恕的罪行。
 
       曲胜利、曲胜军被押了回去,剩下我孤独的跪在审讯桌前,不由得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刘二有,继续交代你的罪行。”
      “报告政府,我和曲胜利犯的罪,都交代了,一点也没敢隐瞒。”
     “刘二有,你还敢不老实,你自己单独作的案,还有和其他人作的案为什么不交代?”夏雨荷拿着那个让我恐惧不安的大瓶子,顶着我的脑门,声色俱厉的逼问着。此时,尽管我心惊肉跳很害怕,可我还是顽固的不肯交代新的罪行。因为每交代一条罪行,都会多判上几年刑期。
      我的顽固不化终于激怒了姣美威严的女刑警,夏雨荷重施故技,再次把粗大的酒瓶插进我背后的绑绳里,于是,原本能够勉强承受的五花大绑,被大瓶子撑得愈勒愈紧,顿时,我两个肩头到前腋窝的绑绳象钝刀子一样,深深的嵌进皮肉里,锁骨疼得象是折了一样。背后的双手被撑得紧紧的贴在瓶子上,腕关节疼的可能脱了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我不由自主的哀叫起来。
      翠嫩欲滴的 小警花柳儿也不示弱她抓住我的头发,趁我仰头之时顺势把一块毛巾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小警花柳儿又拿来啤酒瓶,顶住我嘴巴里的破毛巾,有力塞了几下,就把我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张大到了极限。再也喊叫不出声来。
 
      三个美女警官,谈笑风生,香槟美酒,享受起丰盛的晚餐。
    而我这个被审讯的罪犯,此时却跪在这里‘享受’着极度残酷的五花大绑。塞得我口干舌燥、嘴巴酸疼的破毛巾,几乎到了嗓子眼,不知道小警花用来塞毛巾的啤酒瓶,是插进老板肛门,或是插进老板娘阴道里的那个瓶子?
    我惶恐的扬起脸,用畏惧的眼神哀求女警官,快给我松松绑吧。
    三只洁净的大高脚杯,碰撞在一起,殷红的香槟,美女警官一饮而尽。小警花拿起粗大的酒瓶,再次斟满了杯子,拿着空瓶走了出去。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姣美威严的女刑警夏雨荷,抬起玉腕看了眼金壳手表。走过来,给我拿出了塞在嘴里的破毛巾。
     我深深的大喘了口粗气,畏惧的看着她哀求说:“政府,我认罪,给我松松绑绳,我这就说。”
     “刘二有,赶快交代你的罪行,我警告你老实点,隔壁正在审讯你的同案犯。”说着她给我拿下了插在背后的大瓶子。
       我看着坐回大堂上的夏雨荷,此时才发觉,审讯室里只有她一人在审讯我。
      我战战兢兢无可奈何的供述起隐瞒的罪行:“我和曲胜利逃离省城后,就和凤山县的王大亨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先后作案三次。第一次是盗窃县砖厂的电动机.....。”
     说完我看看女刑警,她手里拿着高脚酒杯,灼人的目光正严厉的逼视着我。
    我惶恐的低下头,接着供认说:“第二次,是我俩入室盗窃......,第三次是拦路抢劫夜班女工.......
我被女警捆绑押解的故事 
      我仰脸看着威严的女刑警,缓慢的供述着犯罪过程。忽然她又拿起大瓶子,顿时吓得我心惊肉颤,连忙说:“政府,我有罪,我认罪。抢了女工的手表、项链后又强奸了她......。
       女刑警夏雨荷,给杯子斟上酒,放下了大瓶子。端起洁净的大高脚杯,灼人的目光,声色俱厉的逼问着我:“你们俩谁先动手侵害了被害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的我,忙说:“是王大亨先动手扒的裤子,然后他就........。”
       审讯结束了,我依然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看着无人落座的大堂,审讯桌上洁净的高脚杯,殷红的香槟。桌角上两个墨绿色的大瓶子,令我恐惧不安。更为可怕的是放在瓶子边的黑色警绳,那是高强度纤维尼龙编织而成的。我不知道它吸吮过多少罪犯的血和汗。时过多年,我对那神圣的警绳,粗大的瓶子还心有余悸。每见及此,便会心惊肉颤恐惧不安。
 
   我孤独的跪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警花柳儿进来抓起我身上的绑绳,把我牵进了第三审讯室。
        室内沙发上,蓝科长正陪伴着两个风度娴雅的女人谈笑风生。
        大堂上坐着青春靓丽、端庄威严的夏雨荷。下面跪着我的另一个同案犯,五花大绑的王大亨,汗流浃背垂着头。地上摆放着钞票、手表相机、金首饰、高档香烟和名酒。未等警花下令,我就惶恐的跪在了王大亨的身边。
     “刘二有,你接着交代隐瞒的罪行,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我战战兢兢的看着地上的赃款、赃物,一件一件的供述了我和王大亨盗窃、抢劫强奸的详细过程。
      最后,还剩下一枚金戒指、一条金项链、一个金手链,还有几百元现金和两大瓶洋酒三条洋烟[洋文商标,我不认识]。这些都是我自己作的案。我畏惧的看着这些铁一般的罪证,颤抖着,不敢供认出这起恶劣的罪行。
[22]就在我犹犹豫豫,想说又怕之时。小警花柳儿拿起墨绿色大酒瓶看着商标说:“这是玛姆红带香槟。当年,拿破仑为了表彰手下的卓越功勋,于1875年,在玛姆香槟的瓶身贴上了耀眼的红色绶带。现在f1赛车场礼仪小姐的服装也能看到这个标志。”说完,柳儿又拿起深褐色大瓶子说:“这是瓶3000ml容量的法国酩悦香槟,它相当于四个普通瓶的容量。拿破仑、亚历山大一世等名人都是酩悦香槟的拥护者。”说着,小警花就把这个十多斤重粗大的瓶子顶在我的脑门和鼻子上。“刘二有,这是国内罕见的世界名酒,快点说,你从哪抢来的?”
        我胆战心惊的看着深凹的瓶底,真怕小警花把粗大的瓶身插进我的背后,紧绳上劲。
     “政府,我说我说,这是我在凤山县一个外商家里偷的。同时还抢了外商小姘(二奶)的金首饰,然后,我把她绑上强奸了。
       “刘二有,把你犯罪的过程说详细点。”这是坐在沙发里那个风度娴雅的女人向我发出的指令。
[23] 她们是谁?这两个风度娴雅,颇有姿色的女人,偶尔发出的讯问,总是如芒刺背,令人惶恐不安。
     我侧转身,看着沙发上的三个女人。人人威严可畏,个个目光灼人,我惶恐的垂下头,颤颤栗栗的供述了作案犯罪的详细情节。
      (后来才知道,这次审讯是‘公检法’严打刑事犯罪联合办案的三堂会审。那两个风度娴雅、颇有姿色的女人则是批捕、起诉我和同案犯的女检察官,还有决定我和同案犯生死刑罚的女法官。)
 
       几天后,在公安局召开的‘严打新闻发布会’上。‘严打办’副主任蓝彩霞(蓝科长)宣读了检察院的批捕令。我和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王大亨、曲春晖(曲胜利的父亲、防碍公务罪、窝赃罪、教唆罪),还有另案罪犯,一共十多个人,被小警花柳儿和她的男、女同学们现场五花大绑押上了囚车。
[24]     狭小的囚笼里,塞满了十五、六个五花大绑的罪犯,个个都被挤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我紧贴在不锈钢栅栏上。呆呆的看着栅栏前押解我们的解差(警察),女刑警夏雨荷、小警花柳儿,崭新的橄榄绿夏装警服,大沿帽上的警徽熠熠闪光,束在腰间的武装带挎着明亮的枪套。那姣美俊俏的笑脸愈发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她(他)们------人民卫士,强烈的震慑着我和囚笼内外的罪犯。
       将近一个小时的颠簸,囚车停在了一个院落里,高高的院墙上布满了高压电网和岗楼。这是省城第二看守所。
      剃了光头的我,穿上了红马甲。和一个老头一起被关进了109室。
     老头叫李成,六十三岁,强奸犯。上午开会时跪在我的右边,当蓝科长宣读了他的罪状和逮捕令后,两个小警察(一男一女,警院学生)五花大绑捆他时,看得我心里直哆嗦:人呐,犯了罪就不是人喽。白发苍苍,六十多岁了,被两个比自己儿女年龄还小的孩子绑的呲牙咧嘴,真是罪过,罪有应得呀。
[25] 晚饭后,各监舍的犯人有的绳捆索绑(我被五花大绑)、有的镣铐加身,被集中押进了看守所的小礼堂。
      礼堂前后各摆放着两台电视机。哦,原来是让我们来看电视的。
     晚七点三十分,省电视台新闻联播。
     .......伴随着漂亮的女播音圆润而洪亮的声音:“上午八时,市公安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胜利破获,三年前轰动省城的1.25重大抢劫强奸案。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捕归案,经市检察机关批准,予以逮捕.......。此时,电视里出现了我跪在台上被小警花柳儿和她同学五花大绑的画面......。
      三十分钟新闻后的电视节目是法制专栏。题目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内容是通过漂亮的美女记者采访女刑警夏雨荷,叙述了专案组把我和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窝赃犯曲春晖抓捕归案,绳之以法的过程。
      一个小时的节目,我曾四次出现在电视画面里。第一个镜头是被女刑警夏雨荷押回省城那天。
 
[26] 当时,我从高级轿车后备箱里爬出来,五花大绑背负着大瓶子走进拘押室,跪在了地上。漂亮的美女记者拿着话筒站在我身边面向电视画面:“观众朋友们,跪在我身边的,就是女刑警夏雨荷小姐,从凤山县千里迢迢押解回省城的1.25重大抢劫强奸案的罪犯之一.......。”
       “刘二有,你畏罪潜逃三年,被抓捕归案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畏惧的抬起头,看看前面的人们,一部部照相机,一部部摄像机对着我。漂亮的美女记者把话筒对着我的嘴巴。我战战兢兢的看着她和她身边的女刑警夏雨荷,惶恐的说:“我认罪,我一定老老实实认罪......。”
       随着漂亮美女主持铿锵有力的叙述。我被五花大绑背负大瓶子,跪在审讯桌前......。同案犯曲胜利父子三人绳捆索绑押回省城.......。
      一幅幅电视画面,真实的纪录下我和同案犯丑态百出的历史瞬间。
  我畏缩在囚室里,日复一日的等候着法律的审判和惩罚。
 
      “带被告人。”随着女审判长一记法槌,我和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曲春晖拖着沉重的脚镣、被五花大绑,垂首折腰押上了被告席。
       我惶恐的聆听着女检察官铿锵有力震慑人心的公诉状。窥视着神圣的审判台上风度娴雅、颇具威严,似曾相识的审判长——女法官。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起诉、辩护、法庭审理后,女法官威严的问我:“被告刘二有,你对公诉人所指控的罪行,可以做最后的陈述。”
       我畏惧的抬起头,仰视着审判台上神圣的女法官。战战兢兢的说:“审判长,我认罪,请政府宽大为怀,从轻发落,我再也不敢犯罪了。”
      “ 把被告押下去,现在休庭。”
 
      经合议庭审议,滨见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对1.25抢劫强奸案被告判决如下:
 
[28] 午后开庭,全体起立。而我和同案犯们在法警们的押解下,背负着五花大绑,拖着沉重的脚镣跪在审判台下,听候着年轻美貌、英俊威严女法官的严厉判决:
       强奸抢劫犯曲胜利,男、三十四岁,捕前住吉泰县........。
      该犯于86年1月25日,纠集同案犯刘二有、曲胜军流窜进省城滨砚市,对烟酒专卖公司实施抢劫并强行轮奸了女业主........。
     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强奸抢劫犯刘二有,男、三十一岁,无业游民,捕前家住凤山县......。
     该犯于86年1月25 日,伙同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流窜进滨砚市,在作案抢劫烟酒专卖公司时,该犯用尼龙绳捆绑受害男业主,使其留下六级伤残。三罪犯强行轮奸女业主后,该犯又把啤酒瓶插进受害人阴道,使其留下终生后遗症。同时该犯抢得名贵烟酒,价值.......。
      
    该犯畏罪潜逃后,又伙同同案犯曲胜利、曲胜军、王大亨在吉泰、凤山等地疯狂作案抢劫盗窃九起,轮奸妇女四人。
      该犯在凤山还自行作案三起,强奸妇女两人。
      综上犯罪事实,罪犯刘二有供认不讳。其犯有抢劫罪、强奸罪、盗窃罪,伤害罪,根据刑法X条之X款.......,数罪并罚。判处强奸抢劫犯刘二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胆颤心惊的我未等听完女法官严厉的判决,就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湿淋淋的尿液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如果身后没有法警牵扯着绑绳,我可能早已瘫倒在地了。
      强奸抢劫犯曲胜军,男、三十岁.......。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窝赃、教唆犯曲春晖,男,六十岁.......。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法警把罪犯押回看守所待决。闭庭。”
 
[30]二十多天后,国庆临近。这天我拖着沉重的镣铐被早早的提出囚室。押进一个空无坐席的会议室里。一张宽大的写字台后坐着判处我死刑的女法官。还有端庄娴雅,目光灼人的女检察官和一个青春靓丽的女法警。另外还有两、三个不知身份的人站在一边。
     “你的姓名,年龄、籍贯、职业。所犯罪行,判处的刑罚。”
     我知道今天是我的大限,昨天已接到通知。现在是女法官、女检察官在对死刑犯验明正身。
      我看着年轻美貌、神圣威严的女法官颤抖着低下头:“我叫刘二有,男、三十一岁,......我犯的是抢劫强奸罪,判的死刑......。
     “去掉戒具,上绑执行绳。”女法官威严的命令着。
      两个看守警察给我摘下了手铐脚镣, 两个年轻的武警战士十分娴熟的给我上了五花大绑,锁喉绳,防污绳。就在他们要给我绑上亡命招子时,我突然喊叫起来:“报告政府,饶命呀。法官饶命呀。我要揭发检举,戴罪立功。”
 
      我不知羞耻的连连磕头,绝望的哀求着:“法官饶命呀,我再也不敢犯罪了,我要揭发......。”可是,缠绕着脖颈的锁喉绳突然被武警战士用力抽紧,勒得我险些背过气去,再也叫不出声来。
      我 被毛巾塞住了嘴巴,背后插上了‘枪决抢劫强奸犯刘二有’亡命招子。在两个武警战士的看押下,跪在一个空空的办公室里。几分钟后,那个全副武装青春靓丽的女法警引领着四、五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为首的是个四十来岁,身姿绰约红颜不老的女法官。
     “刘二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老实点快说。”我看着坐在我面前雍容华贵、极具威严的女法官。听说,她就是朱笔一勾决定罪犯生杀大权的高级法官——法院女院长。
      我仿佛看到了救命的菩萨,顾不得刚拿下毛巾被塞得酸疼干渴的嘴巴,嘶哑的说:“报告政府,我揭发吉泰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指使曹六制造车祸害死了局长........。”
      “ 给他喝点水,押出去。”
 
      会议室内,两处对死刑犯验明正身的程序依然进行着。
      我被武警战士挟持押解回来,和几个已经验明正身的死刑犯并排跪在了一起。
 
      ‘哗啦,哗啦。’随着沉重的镣铐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犯人屈下双膝,跪在了比他要小上三十多岁年的青年女法官面前。颤抖的应答着美女法官威严的问讯。
      “我叫李成,男、六十三岁,我犯了猥亵奸淫幼女罪,法官判的我死刑......。”
      “卸下戒具,上绑执行绳。”
 
       又一个罪犯被押了进来,他不到四十岁,高高的个子,又粗又壮,满脸的络腮胡子又密又长。额头、鼻子、右脸颧骨上都结着干硬的血痂。他叫曹山,郊县的农民。在市公安局曾和我关押在一个囚室里。在那儿二十多个人里,他和我是被绑得最狠最惨的犯人。吃饭时拿不住筷子,都用小勺。
     据说,他是拦路抢劫强奸犯,在作案现场被乔装成村妇姑嫂的女刑警夏雨荷、小警花柳儿擒拿归案。
 
    此时,这个 曾自恃人高马大,身强体壮,奋力拒捕,而被警花姑娘严厉捆绑的罪犯。再一次跪下了负罪的双膝,在女法官威严的命令下,绑缚起终结罪恶的执行绳。
      宽敞的院落里,两排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官兵,看押着七、八十个五花大绑蹲成两行挂着牌子的罪犯。
      我们二十来个被验明正身的死刑犯,每两个人被押在一台刑车。而和我一起被押上15 号刑车的竟然是同案犯曲胜利。我们面面相觑,胆战心惊颤抖着低下了罪恶的头。
      在人山人海的体育场里,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我,木然的看着前方,耳畔不停的回响着高级女法官——女院长的严厉判决:“.........判处死刑,绑缚法场,执行枪决。”
      一个又一个的“绑缚法场,执行枪决。”我已记不得绑了多少,可似乎还没有听到绑缚刘二有。我不知道是绑过了刘二有,或是还没绑到刘二有?
     看守所的浴室里。一个獐头鼠目形容猥琐的犯罪嫌疑人,受看守警察的指派,给我松开了五花大绑近六个小时的执行绳。然后又松开了绑在小腿上的防污绳,顿时肮脏的粪便从裤筒里流淌下来。十余个从法场陪绑归来的罪犯,莫不如此,无一例外。此时我的胳膊和手都没有任何知觉,什么也不能做,清洗衣裤和身上的污秽,也只好有劳于他了。
      尽管此刻浴室内臭味熏天,令人做呕。可是这个獐头鼠目的家伙还是和那几个小子喋喋不休,问这说那.......。
       “听说今天枪毙了四十多个,判刑的有二百多,是吗?”
       “ 两个看守所加一起,差不多有吧。”
       “ 你们这些陪绑的,怎么都拉了裤子?”
        “这五花大绑这么厉害,你们会不会落下残疾呀?”
 
     解除了镣铐束缚的我,度过了一个‘舒适’的国庆节。
      413,刘二有出来提审。黑色的小警绳再一次把我五花大绑捆起来,看守警察虽然勒的不是很紧,却也强烈的震慑了我,对即将接受的审讯,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宽大的审讯桌后,坐着三个身着‘公、检、法’制服的漂亮女人,大沿帽上国徽明亮闪光。她们是:靓丽姣美让人望而生畏,抓我归案的女刑警夏雨荷。风度娴雅、颇具姿色,批捕、起诉我的女检察官刁萍。英俊美貌、神圣威严判处我死刑的女法官。我看着她们——人民的执法官。我惶恐的颤抖着,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刘二有,你的死刑暂缓执行,现在你老实的交代隐瞒的罪行,揭发检举你所了解的犯罪行为和犯罪嫌疑人。如果确有立功行为,可以减免你的罪行,重新从轻判罚.......”
       听了女法官不怒而威的问讯,我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忙不迭的:“报告政府,法官,我说,我一定彻底交代。”
 
 “今年春节后,我流窜到吉泰县城。夜晚钻进一个二楼住户准备作案盗窃时。被归来的房主堵在了卧室里,情急之下我藏在了双人床下。进来的男女二人是对野鸳鸯,他们打情骂俏一番便上了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过后,意犹未尽的男子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连说:“好、好,曹六干的好......。”放下电话他对那个女人说:“曹六开车把老头子轧死了,我得回局里去,给曹六拿些钱,让他出去玩俩月......。” 那个女人说:“老头子一死,你就要升官当局长了。来喝杯酒,祝贺你高升.....。 那个男人走后,我从床下爬出来。强奸了那个女人,偷些东西就走了。” “把你强奸犯罪的过程说详细点,把你抢走的东西说具体了,一件也不许落下。” 尽管我犯罪作案时,凶恶残忍。 可是,此时面对三个年轻美丽、威严神圣的女执法官。为了苟全性命,我低下了头。因为,她们有权利让我象曲胜利、李成、曹山一样牢牢的五花大绑,倒在血泊之中。
 

更多
热门标签:
图文推荐
欢迎加入我们QQ群
广告位下
点击排行
推荐本身就是一种分享!
广告位
本栏目最新
最新直播推荐